爱国爱行业诉求大会‧3千燕商反对装RFID‧兽医局允向中反映

  • B素生活
  • 2020-07-23
  • 573已阅读
爱国爱行业诉求大会‧3千燕商反对装RFID‧兽医局允向中反映(吉隆坡21日讯)在全国各地三千多名燕窝商当场高喊“不要安装RFID(燕窝溯源追蹤系统)"的反对声浪下,兽医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同意,向中国反映大马燕窝商不愿意安装该系统的诉求,确保大马燕窝商能够儘快恢复出口中国。不过,阿都阿兹也提出条件,即燕窝商联合会必须要拟定替代方案,满足中方对燕窝来源的知情权,否则中马签署协定的日期将会一再被展延。促拟替代方案他说,燕窝商的首要任务是于週一(23日)前往兽医局注册,表格也备有中英双语,该局将会全力协助,发出出口准证。不过,最终仍要胥视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是否通过申请并发出入口证书。换言之,只要中方点头发出入口证书,即使燕窝商没有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RFID)也不受影响。阿都阿兹週六在一片“蓝色逆浪"中前来出席由大马燕窝商联合会举办的“爱国爱行业"诉求大会,在一遍遍的“Please(请求)"声中,作出上述承诺。当他提及,政府愿意负担安装系统的费用,而实际上每一个系统成本只需要65仙时,台下出席者不禁起哄大喊“不要、不要",长达1分钟之久。他续说:“但是,如果大家不要也可以,不成问题,我们会向中方说不要安装,因为本地燕窝商都拒绝,但联合商必须向对方提出替代方案。"他强调,燕窝溯源追蹤系统是中方的要求,并非大马政府逼迫或企图垄断燕窝市场的手段,只要中国愿意妥协,当局也乐意之至。“所谓的追溯系统也仅限于清洗加工厂,燕屋燕农并不在限制内。因为中国必须了解每一片燕窝的来源,以便在查获假燕窝时能够追蹤发源地,保障入口的食品安全。"阿都阿兹解释,中方此举始源于本地一小撮害群之马,以假冒的血燕混水摸鱼过关。由于中方无法查证假血燕来自我国那里,因此被迫全面下架大马进口的血燕,避免假血燕流入市场。另外,我国的燕窝也被测出含有过量的亚硝酸盐,因此敲响当地对于进口食品安全的警钟。请求首相解救困境约3000名大马燕窝商联合会会员身穿代表燕子自由飞翔的蓝衣,挥动印有“PLEASE(请求)"字母的旗帜、高喊“Please"(请求)口号,要求首相纳吉关注及出面解救燕窝商无法出口中国的困境。高唱等你等到我心痛现场也有派发宣传单张,以偌大的字眼写着“首相我们Please你"、“关注燕农生计"、“我们还要等多久??"等。为了应景,大会还播放以等待有关的歌曲,如张学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和《等你等到我心痛》,让人莞尔,也稍微缓解了诉求大会严肃紧绷的感觉。他们希望以一个口号、一个目标达致两项成果,即恢复燕窝出口及废除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3000名出席者来自大马燕窝商联合会旗下26个属会会员,大家都不辞劳苦从全国各地赴会,其中也包括东马的属会。诉求大会主要请求纳吉能够关注燕窝一年无法出口,导致燕农血本无归,希望纳吉能够协助带领全国20万名燕农脱离困境。当兽医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及农业部秘书长拿督莫哈末哈欣步入会场时,“Please……"口号更是不绝于耳,对于“逆耳"的言论,在场者也报以嘘声,有者甚至大喊“换",惟官员仍是气定神閑,待声响淡下后再继续发言,看似已经作了充份的心理準备。活动从上午10时开始至下午2时30分;出席者还包括大马燕窝商联合会会长祝圣才、副会长拿督李广兴、前会长马兴松及副会长中华总商会副会长拿督斯理林锦胜等。符合中3条件即获证书阿都阿兹指出,根据中国的要求,大马燕窝商只需要符合三项条件,即可与中国签署协定,即取得卫生部证书、兽医局证书及产品来源证明书。“卫生部的表格只有区区的一页;兽医局的也只有两页,而且还备有中英双语供燕窝商选择,只需要简单的步骤即可。"他补充,获取证书的目的是为了让中国了解燕窝是来自燕屋或洞穴,同时也要确保大马没有禽流感。“先不管是否要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燕窝商必须要儘快进行注册。在此条件下,中方才会对已注册的燕窝商感到放心,否则当对方得知燕屋并没有任何登记资料,我们也难以交代。"至于备受挞伐的系统安装,阿都阿兹已经答应向中方提出本地燕窝商极力反对的意愿;惟中方必定会询问替代方案,确保能够获知产品来源,届时燕窝商公会必须做出答覆。全国燕窝商受促先申请出口准证,安装系统反倒是其次。申请燕窝出口准证须注册兽医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披露,该局将在全国各地展开为期6个月的燕农注册工作,而燕农提出出口申请前,必须完成第一步的注册工作。他解释,注册工作一定要进行,如汽车拥有车牌号码,而燕屋也必须要有认证号码。燕屋也须要认证号码“如果中国代表对马来西亚燕屋抽样调查,发现燕农没有注册,兽医局将无法作出解释,同时也失信于中国政府。"因此,他週六在记者会上再次呼吁国内所有燕农申请燕窝出口准证,但前提是,他们必须向兽医局注册,方能获得政府批准。他强调,燕窝来源系统只是小问题,最重要是国内燕窝可出口至中国。“只要所有燕农申请出口准证,集体向中国政府施压,让中国`放行’燕窝产品入口;而列明需要燕窝来源证书的出口协议,双方可容后再谈。"他说,若燕农反对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RFID),政府将与中国代表表明立场,同时重新回到谈判桌协调。“其实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只等待中国方面的签署,而出口协议其中一项条件,即是透过燕窝溯源追蹤系统来取得燕窝来源证书。"他指出,燕农无法接受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则必须寻求另一系统替代,证明燕窝来源。8月1重开放出口香港对于大马燕窝入口香港也被禁一事,阿都阿兹回应,当局将于8月1日要求重新开放香港出口市场。他强调,大马政府并没有忽略燕窝商的诉求,反之从中方发出燕窝进口禁令后,不断的寻求解决方案,包括首相纳吉、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诺奥马、卫生部长廖中莱及其他部门官员代表也曾亲自到中国与当地高级官员接洽此事。年出口量中国佔53.77%他说,燕窝在中国是非常有价值的食才,每年本地燕窝总出口量,中国佔53.77%,其次是台湾佔27.88%,预计在2015年的出口额可以达50亿令吉,显示出本地燕窝商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出口签署协议晋最后阶段农业及农基工业部秘书长拿督莫哈末哈欣披露,大马驻中国大使已经证实,中马双方签署燕窝出口协议已经来到最后阶段,吁请燕窝业者耐心等待。已呈中方要求文件他指出,大马已提呈所有中方要求的文件,包括将文件翻译成中文。他强调,农业部已经把此课题当成首要任务,首相纳吉也催促部门必须儘快完成签署出口协定的工作,因此当燕农在喊累的同时,官员同样没有喘息的空间,疲于奔命,务求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莫哈末哈欣说,为了处理出口协定的事宜,他已经接连四次前往中国与该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洽谈,商讨如何才能恢复燕窝入口中国。“我知道我这幺说,你们又会不满,但是你们要冷静,因为现在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他保证,将持续与中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大马驻中国大使保持联络,随时掌握最新进展。否认燕窝业界闹分裂马珪福否认燕窝业界内部闹分裂,出产燕窝业集会而分散业界的力量。他形容,家庭的兄弟姐妹难免出现不同意见,但这不代表分散了势力,而週六出席这场集会就证明大家是站在同一阵线。他强调,该会与燕窝商联合会之前也许缺乏沟通,之前该会担忧燕窝商联合会主办诉求大会是为了RFID“背书",但週六出席大会后发现两会立场一致,同样坚持反对RFID的诉求。“虽然今日不是我们主办场合,但我们希望借这个平台表达相同的诉求,而且我在提交备忘录时,也请示了燕窝商联合会会长拿督祝圣才后,获得他同意才提交抗议备忘录。"他也称讚祝圣才非常开明,也很认同后者在台上的致辞,包括指所有燕窝业者同乘一条船,大家不分彼此。就算免费也不装RFID马来西亚燕窝业行动委员会主席马珪福强调,该会与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PPSB)持有相同立场;即反对强制燕屋使用燕窝溯源追蹤系统(RFID),就算政府免费协助燕农安装RFID,该会也坚持拒绝採用,而且也质疑到底是中国方面,还是大马政府强制要安装RFID。他说,一旦证实是中方提出安装RFID的要求,该会将联繫中国驻马大使柴玺,要求大使安排与中方会面,以了解是否真有其事,并希望中方能体恤大马燕农与燕商的难处。反对垄断燕窝出口程序他与该会顾问骆荣福一起出席由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主办的和平集会,并在集会时,上台提交由多个燕窝业协会联署备忘录给农业部秘书长莫哈末哈欣与兽医局总监阿都阿兹,要求两人分别转交给农业部长与卫生部长,以转达该会正视燕窝业界困境。在抗议备忘录中,协会代表燕窝业包括燕农、买卖商、出口商、批发商,以及其他相关业者。这项备忘录也请求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卫生部长拯救燕窝业,儘快以负责任、合情合理、透明及对各方公平的方式解决问题,早日恢复燕窝出口,免于大马每年损失数十亿令吉的出口收益。马珪福也说,该会联同马来西亚燕农公会等号召国内燕窝业人士,一起出席週日(29日)下午1时在威中诗不朗再也莎菲拉俱乐部的诉求抗议大集会,全力反对被垄断的燕窝出口程序。该会也将在之后提呈备忘录给首相纳吉,要求首相解决燕窝业困境。该会声称代表的组织,分别是马来西亚燕窝商公会、马来西亚燕农工会、北马燕窝业同仁、南马燕窝业同仁、砂拉越燕窝业同仁、沙巴燕窝业同仁、雪隆燕窝业同仁、东海岸燕窝业同仁及霹雳燕窝业同仁。强烈抗议5大缺失与措施:1.办事不力,拖延年余,未能解决我国未加工及已加工燕窝出口外销中国的课题,令业者陷于水深火热的困境;2.最近禁止燕窝出口香港,进一步加剧业者的困境,打击生计;3.强制规定所有燕屋须安装RFID,即不适合燕屋的正常作业,也不是任何国家所要求的;4.实施诸多不合理的管制措施,严重打击燕窝业的发展,而不是协助开拓为国家带来收益的行业;5.在未了解燕屋业的正常运作之前,不要急切实行各种不透明的管制条例。指追蹤系统带来麻烦询及为何反对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会长祝圣才坦承,会员无法接受新科技,而且此措施为燕农带来麻烦。耗4小时安装无法操作“这是新的产品,我们不清楚它是否能发挥应有的作用。"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会长秘书骆翠莲则说,兽医局声称,他们需要花费5年为国内6万所燕屋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而这段等待安装的时间,却让商家白白损失出口商机。“曾有官员上门协助燕农安装燕窝溯源追蹤系统,但耗费4小时,而且无法正常操作。"她说,联合会不能因为燕窝溯源追蹤系统的问题,而让出口燕窝的商机停止,所以才会坚决反对安装。骆翠莲也在问答环节中揭露一份新闻报导,指印尼获得中国批准进口燕窝的新闻,惟兽医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否认,并指这是不实的报导。“印尼政府只是提出诉求,如今并未获得中国方面的批准。"斥追蹤系统政策不实际祝圣才认为,政府的政策不切实际,都是来自“冷气房",尤其是燕窝溯源追蹤系统,而且国内燕窝产业的问题已经是燃眉之急,至今超过1年不将燕窝输出中国,导致燕农生计大受影响。“如果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诺奥马希望继续下去,他应该多听取民意,下乡访问与燕农交流,达致国家推行的经济转型计划。"他提及,在经济转型计划中,燕窝出口是国内未来的经济来源,而首相纳吉也因燕窝出口问题,而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交流。他也说,联合会将鼓励26个属会协助会员为兽医局要求的注册工作;同时,联合会也在近期提呈备忘录给首相纳吉,以表达燕农的不满。联合会拥有3万名以上的会员,他希望政府与各造静心探讨,以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法。询及是否满意“爱国爱行业"诉求大会的成果,他没正面回答,仅说明会员希望与官员对话,而“接受与否"则是会员的权利。“政府官员以法律层面探讨问题,而问题其实有更好方式获得改善。"仅5%清洗好的燕窝才能出口另外,祝圣才披露,联合会多次提出佔据燕窝市场的95%“毛燕"(未经清洗的燕窝)必须获准出口至中国,但目前只有5%“清洗好的燕窝"才能出口,这也是联合会关注的课题。“如果`毛燕’无法在本地进行加工,则必须运往印尼加工后再输出至中国,但联合会不希望产业外移。"林锦胜促业者勿消极大马中华总商会副会长拿督斯里林锦胜促请全国燕窝业者勿陷入过度消极及悲观的情绪,反之应积极开拓新的商机,引领新格局,一步一脚印继续走下去,而总商会也会透过正规管道,集思广益为业者们寻求解决方案。燕商囤积数十亿存货他指出,燕窝时高效益的行业,也被列入2011年度国家经济转型计划下的重点行业之一。根据全盛时期的数据显示,燕窝行业能够为国家带来超过20亿令吉的常年外汇进账。“举凡涉及关键绩效指标的旗舰领域,理应得到政府政策的重点加持,积极推动和规划,以期早日还原燕窝商昔日面貌。林锦胜说,大马燕窝商联合会的数据显示,全国养燕业牵涉大约20万人口的升级,自中国在一年前执行进口禁令后,市场消费即可全面萎缩,燕商囤积数十亿令吉的存货以及燕农在业内的大手笔投资,都一并面对血本无归的危机。他认为,养燕业拥有无限的发展潜能,技术和资金门槛都相对低,十分适合一般的华裔投入参与,从而建立自己的事业规模。‧2012.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