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老人奔波5小时还49年前20元欠账(图)

  • Z哇生活
  • 2020-08-11
  • 480已阅读

对76岁的史立法老人来说,49年,人生一大半的时光流逝了。49年来,他心里一直都在牵挂这件事。

今年11月24日,当史立法颤抖着双手把捏了无数遍带有自己体温的50元钱,郑重其事地交到雷福亮的同事手上时,那块搁在心里半个世纪之久的巨石,终于落了地。

76岁老人奔波5小时还49年前20元欠账(图)
史立法说,不管钱多少,这是一种诚信

雷福亮和史立法原本不认识。是十几天前才揭开的一件尘封了49年的往事,把他们牵在了一起。

11月24日,由于患病的腿越来越痛,平时很少出远门的史立法,像是要赶着去做一件“大事”。那天早早起床后,他翻遍衣柜找出了一件最“时髦”的上衣,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带上12岁的小孙子出发了。

先从新密白寨镇石沟村口搭上去郑州的公交车,再从郑州坐上发往上街的中巴,后又租了一辆人力三轮车。经过2个多小时的奔波,忍着如针刺般疼痛的腿,老史带着孙子终于来到了上街区罗寨村。

慢慢地被小孙子搀扶着走下三轮车,老史一只手下意识地摁住疼痛的腿部:“没有一个熟悉的地方,快50年了,这里全都变了。”站在马路边,看着眼前一幢幢陌生的房屋,老史心里一阵心酸。

“你找的雷龙池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凭着记忆中的方向沿街打听,最终,老史从一位老人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这……”脑海中一次次努力地搜寻着记忆中的那个身影,老史的嘴唇不停地上下打战,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愣在原地五六分钟后,老史强忍住打转的泪水,继续打听雷龙池家的情况。

“他有个儿子叫雷福亮,在人民医院上班,要不你去找找他吧。”带着满腹遗憾和难过,拖着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双腿,老史又一次带着孙子坐上了一辆三轮车,赶往人民医院。

颇费周折的老史,没能见到雷福亮。

“他最近一直腰疼,在家养病呢。”医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老史。

“那,那,要不,这件事麻烦你给他说一下吧。”坐在凳子上想了一会儿,老史颤抖着双手,掏出了那张捏了无数遍、带有自己体温的50元钱。

听完老史的借钱和还债的经历,工作人员的眼睛湿润了。许久,他才站起身从一张办公桌上拿来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大爷,您还是写张字条,留个电话吧。”

“我没啥文化,更不会写字。”老史尴尬地笑了笑,转身看了看12岁的小孙子。

“爷爷,我写吧……”老史的小孙子拿起纸和笔,按照爷爷的提示,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联系电话和家庭住址:“150382……密县白寨公社石沟村庙上组,史立法。”

临走前,老史把字条和50元钱整整齐齐地叠在一起,双手交给那名工作人员。

那天,老史奔波了5个多小时,祖孙俩共花了83元钱的交通费。

借钱的事情发生在1963年夏天的一个夜晚。那天,在郑州靠修眼镜、修钢笔做手艺活挣钱的老史,为了节约一个晚上的旅馆费,忙完活儿后,露宿在了大街上。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让老史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修眼镜的工具箱、随身带的包袱全都不见了!”呆呆地站在路边,老史使劲拍打着脑袋,始终找不到任何线索。

沿着街道找了一遍又一遍,逢见做其他手艺的同行问了一次又一次,连续在附近转了整整两天,老史还是没能找到丢失的东西。

“这可怎幺办?这可怎幺办?”想到家里的困难生活、想到今后的打算,老史心急如焚。

遭受了2天时间的心理折磨后,老史最终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行,得找朋友借点钱,要不,这家没法回了。”

很快,老史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位朋友的身影。“对,去上街找雷龙池,以前在上街时就感觉他人特别好。”

翻遍全身,仅剩2元多,他花6角钱买了张火车票赶到了上街。

站在家门口听完老史诉说完遭遇后,雷龙池一句话没说,转身回到了屋里。

几分钟后,雷龙池捏着一把零零散散的票子走出来。“家里能借给你的就这幺多,赶紧去买点工具吧。”

老史嘴里一边默默念着数字,手里一边仔细点着零钞,整整20元钱!

这笔钱,当时是一个大数目!

然而,就在1963年,史立法的父亲突然去世,家里所有的重担全都落在了他一个人身上。无奈之下,他只好放下了干了多年的手艺活,回到了村里。

“家里人口多,为了生活,天天拉着架子车挣工分。”1964年,他结婚时家里几乎困难到揭不开锅。

“两只鸡子,一间破窑洞。”这是老史的老伴当年嫁过来时对家里的唯一印象。

时光荏苒,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随着4个孩子的出生,曾多次手里有一点钱剩余就向老伴提起还账打算的老史,最终还是一次次落了空。

“家里俩女孩都是初中毕业,缴不起上高中的学费不上了。大儿子更早,小学毕业就回家干活了。”老史的老伴一直远远地坐在门口,听到说起家里以前的生活,忍不住转过身去一个劲抹着眼泪。

76岁老人奔波5小时还49年前20元欠账(图)
史立法家里,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

2006年,小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杭州一所大学。

高昂的学费,又一次阻挡了老史还账的脚步。

就这样,40多年过去了。老史的还账计划从来没有实现过。随着大儿子在煤矿上打工慢慢挣些钱,小儿子也在去年大学毕业后走上了工作岗位,家里的环境稍微有了一些起色。

史立法没什幺文化,但在他心里,有一个还账标准。

“记得1963年,20块钱能买50斤小麦。而现在,50斤小麦至少要50块钱。”这是老史在还账之前,曾反复思考过的一个问题。

“其实,我也明白,对现在来说,50块钱真的买不了啥东西。”老史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得到了雷龙池的帮助,还清这笔20元钱的欠账是最起码的一种信义,而在这份欠账上增加一些补偿,代表着他对老朋友当年那份恩情的一点感激。

“钱不在多少,主要是我的一点心意。”这曾是老史心里早早准备好、打算见到雷龙池时说的一句话。